关于植发手术之后,种植的头发还会不会掉,国内外都有很多研究。自从 Hamilton20世纪40年代发现雄激素与男性型脱发有关以来 , 国内外学者对AGA(雄激素脱发)患者全身及局部性激素及其受体的质与量进行了大量研究,以往对性激素的研究多采用葡聚糖包裹活性碳吸附法(dextran-co ated charcoal assay , DCC)、葡聚糖密度梯度超速离心法等方法。这个比较复杂,不多介绍,只说结论:患者正常头皮及头发(手术供区)与脱发头皮及头发(受区)某些结构中AR(雄激素受体)、ER(雌激素受体)含量有明显差异,可能这就是雄激素脱发的根源原因

什么意思呢?

就是说,同一个脑袋,在头顶和前额(头皮和毛囊)上发现AR和ER的含量,与后枕部上测出来的含量,是完全不同的。

这个科学研究揭示了为什么人体的前额和头顶容易脱发,但是后枕部却不脱发的深层次原因。

植发之后,脂溢性脱发还会不会发生,其实核心问题只有一个——种植后的毛囊,还会受到雄性激素影响吗?

植发医院会告诉你不会。但是为什么不会,怎么证明不会?这个事情就需要进一步科学研究。

2005年《中华医学美学美容杂志》中有一篇论文研究了这个课题,比较通俗易懂,这里推荐给大家看。

这项研究以牛血清白蛋白为载体的异硫氰荧光素标记的睾丸酮,这个方法不详细介绍,大家知道是一个医学上的染色方法就行,借助这个方法,我们可以通过肉眼看到毛囊、皮肤中AR和ER的变化情况。

研究人员在后枕部位提取2.0cm*1.0cm带毛囊的皮肤,在脱发区域也提取2.0cm*1.0cm带毛囊的皮肤,把这两块皮肤缝合在一起(这个过程类似把后枕部的毛囊种植到了脱发区域),然后做成冰冻切片,便于观察。

结果显示,后枕部区域的毛囊被移植到脱发区时,它的毛乳头并未检测到性激素受体有变化,真皮层中都未检测到AR和ER,这意味着它仍然不会受到DHT的影响。

生理状态下, 雄激素对头发生长有明显的抑制作用,毛乳头上AR阳性细胞率较正常高,则雄激素的作用更强,直接抑制毛乳头的生长发育,使头发提前进入休止期,也就是说AR越高越容易脱发,后枕部的毛囊含AR极少,在毛发移植之后,虽然生长环境发生变化,但是这部分毛囊的AR值仍然保持很低的水平,并没有因为移植到脱发区域而发生改变,因此不会再次脱发,保持了“供体优势”。

答案终结:种植的毛囊不受雄激素变化影响,理论上这部分毛囊以后也不会再出现脱发问题。

当然,近年来有不少研究者在挑战这个理论,有研究认为,后枕部的毛囊不是完全不受DHT的影响,只是受到DHT影响极少,但总体来说,DHT的因素已经不会显著影响种植的毛发了。

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,种植的毛囊不会脱发,但是脱发区域的原生发有继续退化的可能性,如果原生发退化,那么整体头发密度仍然越来越稀疏。

想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思路,第一个思路是选择合适的时机,一个人不会永远脱发下去,而是脱发到一定程度就逐渐稳定,我们称之为脱发稳定期,在脱发稳定期进行植发手术,那么术后原生发退化的情况也不会太明显,可以长久保持良好的植发效果。

第二个思路是术后对于原生发进行特别的维护,比如外用米诺地尔、口服非那雄胺都可以促进原生发生长,对抗原生发的退化,这些辅助的方法也可以帮助保持良好的植发效果。

总之,种植的头发确实不会再次脱发,但是原生发仍然需要警惕退化的可能,植发之前的一些专业性评估可能会给你带来帮助。

Wechat:laoxuziliud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