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

自从1952年诺尔曼博士正式把植发应用到临床之后,就有人讲:脱发要被终结了。60多年后,脱发不但没被终结,反而成为了更受社会关注的大问题。

植发当然不能治愈雄脱。

老徐年轻的时候,相当向往北京,经常去村里唯一一个去(上)过(过)北京(网)的叔叔家里听他讲故事,他跟我说去北京有三件必做大事:爬长城,恰烤鸭,治秃子。

当时我想,简直就是扯,我要是到北京,除了爬长城吃烤鸭,第三件事一定是去瞻仰一下毛主席。

后来等我真的到了北京,我才知道原来这事是真的,原来在北京人人都相信往头上抹一瓶水就能长头发,靠倒卖这个能在90年代初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第二。

过了十多年,我又看见有人说脱发后植发是一劳永逸的,甚至说植发可以治愈雄脱,我想了一想,这不是跟之前的套路一样吗?

脱发有一定年头,在脱发这块有一定了解的发友都知道我前边说的是某光,其实植发跟某光的套路在一定意义上是一样的——不同的是植发真真切切的确实有用。

做生意有一个道理:没有信息差的行业是挣不了大钱的。前天老徐的一个朋友送了我一个杯子,从美国带回来的,这个杯子有一个特点:倒冷热水的话会变色,在国内大家应该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淘宝9.9一筐,但这样一个杯子在美国是非常新鲜的,随便编个理由宣传宣传,就可以卖到高价。

上边这个例子不是很恰当,但很能说明问题,营造出各种的噱头,不就是为了给信息差造成更多的壁垒吗?

老徐一直想把这个信息差消除,给发友降低植发价格,同事劝我,这是和整个行业作对,太难了,但我一直在做。果不其然,这些年里老徐和好头发受到的明里暗里的抨击无数。

题主上边也说,雄性脱发的根本原因在于遗传,对于这样的病,一场简单的微创表皮外科手术实在做不了太多。

所谓的要到相对稳定期才能植发,也印证了这一点,相对稳定期植发是为了什么?为了保证植发后用药能控制住原生发,如果植发能完全治愈,还顾忌这个干什么呢?

不过,我们不可否认的是植发对于个人形象立竿见影的改善效果:

选对好的植发医生,植发仍然不失为改善脱发形象的最佳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