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一个专业研究脱发的医生,给大家讲讲关于脱发方面大部分人不了解的事情。

1、国内很少有懂脱发的医生

首先需要说一点的是,脱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医学科目,如果你想去医院看脱发,一般建议是去皮肤科(目前有少量医院在陆陆续续开设脱发科,值得庆贺,说明大家已经逐渐正视形象需求了),也有一些医生认为脱发和内分泌科关系更密切,近年来植发行业发展迅速,也有美容外科的医生(植发医生)也开始看脱发。

其实无论是皮肤科的医生、内分泌科的医生,真正懂脱发的人非常少,尤其是老派的医生,没有人会研究这个,因为看病的人很少,并非医保项目或者科研重点,也没有盈利的点,医院不会重视,医生也不会重视,如果你去一个公立医院看脱发,不管你遇到的是主任医师还是什么专家,你有很大几率会遇到根本就不懂脱发的医生,他们的知识来自“临时培训”或者一些浅显的涉猎。

目前国内对脱发研究的前沿反而是植发机构,植发手术属于美容外科,按理说跟脱发更没关系,但是植发的客户都是脱发患者啊,不懂点脱发怎么防身,所以有点追求的植发医生基本都有这方面的涉猎,或者更有追求的会参与一些实际的研究工作,这类人算得上懂脱发了。但是植发医生之间的学术水平,也差距巨大,这一点我不想多说,目前普通脱发患者对脱发的研究也比较深了,植发医生在脱发治疗这一块有多少水平,不难鉴别。

2、脱发目前没有药物可以治疗

无论是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,严格意义上都达不到“治疗脱发”的作用,应该属于改善和维持这类的作用。米诺地尔是降压药,非那雄胺是治疗前列腺疾病的药物,它们在研制之处,都和脱发没有关系,只是在临床过程中,发现对头发的生长能起到一些正面的作用,所以作为治疗脱发的药物开始普遍使用。

但是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已经算最靠谱的治疗脱发的产品了,人类研究脱发几十年,这就是手上最强的武器(不算植发手术),如果它们也不行,其他产品更没有希望。

3、防脱发产品大多数是商业产物

既然脱发不可治疗,为什么有这么多生发机构、防脱发产品、防脱发论坛?一个字“利”,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驱动力,在国内外都有防脱发研究和相关产品问世,比如在美国,防脱发产品的研发往往还有正规医学研究室或者皮肤科医生站台,听起来各种高大上,其实真实效果非常有限。日本资生堂曾经以将近3000万美元的巨资引入RepliCel的一些防脱发技术专利,可谓巨大投入,这些防脱发的研究在医学上也属于前沿级别的项目,但是实际产出很少,而背后的财团也总是过于急切的包装和商业运作,说白了是利益的驱动,而不是医学的驱动。

4、脱发的难治主要在基因层面

脱发之所以难治,是没有一个真正明确的原因。目前所有脱发的理论均来自脱发基因学,认为人的有些毛囊天生对于DHT(双氢睾酮)敏感,这些学说在医学界有一定的广泛性,但是是否真正可靠其实没有定论,比如脱发基因来自哪个基因区域?如何表达?如何界定诊断标准?目前是空白。关于脱发之谜,医学上的空白太多了,仅有的一些研究在级别和严谨性上都不够分量,反而被一些“专家”解读成各类新理论,构造了一个不自然的信息壁垒……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人类距离征服脱发,那还早得很。

5、毛囊干细胞和毛囊克隆

人类总是对新技术和新突破充满期待,对于已经有的成果和理论却视而不见。目前我们生活再一个连米诺地尔原理都没有完全搞清楚的时代,但是却涌现出大量毛囊干细胞、毛囊克隆的新闻,并且一群人转发求问,我想如果大家有一点医学常识,可以看看“干细胞”和“克隆”的真正含义,再对照下新闻源看看可靠程度的,其他的也不需要多说。

暂时想到这么些吧。虽然目前脱发问题变得热门,我想医学界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动向,对脱发的研究肯定也会继续深入下去。对于最普通的脱发患者来说,目前这个阶段你只需要考虑三个事情“米诺地尔”、“非那雄胺”和“植发手术”,基本就掌握了80%以上有意义的方法。其实脱发方面的学问当然还是有很多的,靠药物和植发恢复的人也不在少数,即使理论有所空白,实践这一块算是很有成效了。